羽还真  笑道“我当然知道,我要毁了南羽都,毁了羽族,让他一无所有,让他再没有骄傲的资本。”让他……好好看一看我。

白庭君  望向远处,想起从前初见风天逸的场景,想他洒脱随意的模样,道“以前我也不明白,那时觉得我手握澜州,只要他想要,便没有我做不到的,他只要在我身边就好了,后来……很久之后我才明白,他心中最期望的是什么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