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/萧平旌X星掌门/一发完】守身砂(掌门冰清玉洁)BY糖小婉 试阅

南羽都论坛:

私设如山如海如黑洞……


守身砂:星掌门冰清玉洁,守身如玉,然而……他的守身砂没了……(设定是,如果掌门和别人酱酱酿酿,守身砂就没了。


给星掌门起个名字:张星若。走一发小龙女掌门。




张星若今日着掌门道袍,武当以剑法名天下,故而服饰素来轻盈飘逸,锦缎为里,轻纱作罩,光华朦胧,出尘内敛,张星若风姿霜华,容貌清丽,气质清冽,神色虽然过于冷淡,却令人更加心神向往。


“我门下弟子,张星若,端正守心,品行得宜,今授掌门印信,望……”顾风华取过托盘,才将印信交于张星若,忽然有人自人后高声阻止。


“顾真人且慢,我有一事相告。”


张星若循声望去,见是宇文怀不由奇怪,他与这人素无交往,为何在授印之时突然出声阻止?


“张掌门恐怕无法再做掌门人,取印信。”宇文怀自人群中走出来,指着跪在殿中的张星若,脸上带着点恶意的笑,仿佛掌握了什么致命的东西。


顾风华闻言动也未动,道“为何不可?”


宇文怀道,“顾真人,众所周知,武当掌门,需是守身清正之人,敢问张掌门是否仍是完璧之身?”


此话一出,殿中先是一阵沉默,随即众人愤愤反驳,张星若一向洁身自好,自小就受教于顾风华,一直知晓将来要接任掌门,怎么可能自毁清白?


宇文怀也不急,好整以暇待他们都说的差不多了,才道“顾真人明鉴。”


顾风华皱眉,他看了一眼低着头双手托着印信的张星若,又转眼看胸有成竹的宇文怀,心中暗觉不好,“宇文公子莫要随口妄言,你有何凭据?”


“我知道武当历代掌门弟子臂上都点有守身砂,敢问,张掌门的是否还在?”


张星若慢慢将印信放下,转身冷冷看着宇文怀,不知他为何突然发难,只道“与你何干?”


宇文怀见张星若终于回头看他,心中得意,故意上前接近一步,也不怕他突然发难,“我只问,你那守身砂在……还是不在?”他话说到“在”之一字故意停顿,随后四字,字字掷地有声。


顾风华无论如何都不信张星若会没有守身砂,道“星若!”


张星若知道顾风华要他露出手臂,以证清白。他低下头去,细密的睫羽覆着眼帘,里面水色沉寂,不自觉握着手臂,手在袖中慢慢握紧了拳。


萧平旌自然也懂这个意思,只是他不明白张星若为何踟蹰不已,忍不住道“师父,他要看就给他看好了。”


张星若神色讶异,他眼眸微抬,深深看了一眼萧平旌,“你要我给他看?”


萧平旌点头,“有何不可!”


张星若怔了一下,随即就慢慢掀开了衣袖,露出的手腕纤细秀致,皮肤莹白,只是整节小臂上光滑如玉空空如也,哪还有什么守身砂?


空气仿佛一时冻结,众人看见那小臂上什么都没有,怔忪许久,才开始窃窃私语。


怎么会没有的?


怎么可能?


这样还如何接任掌门?


一直不曾出声的林虚月这才终于站出来,他惊疑不定指着张星若,“师弟,你……你的守身砂怎么没了?”


顾风华怎么也没有料到张星若会失身,他自己大限将至,到今日已是十分勉强,所以才急于传下掌门印信,谁知张星若居然当众狠狠给了他一巴掌,他只觉胸腹生疼,郁结的气血冲口而出,血雾眨眼间染红了印信。


“师父!”张星若知道授业恩师已是强弩之末,也知道自己可能完成不了他的心愿,


顾风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他一手撑在椅上,似是想要站起身来,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,他一手指着张星若,鲜血顺着指尖一滴滴落在二人面前,“你的、你的守身砂呢!”


张星若不敢上前再气他,跪着低下头去,不曾言语。


“说!是谁?!”顾风华吼完此句,猛烈咳嗽。


“我……”张星若转头去看萧平旌,可那时,萧平旌脸上的震惊不比众人少。




全文链接请点我~

评论

热度(37)

  1. 踏雪寻梅糖小婉的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糖小婉的碗南羽都论坛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