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ALL逸】兵临城下 —疯魔……羽还真篇

  •     羽还真被抓进来的时候,人还是懵的,他一脸不明所以盯着风刃看“摄政王,风刃?”

  •     风刃仿佛极其受不了他身上的气息似的,用绢帕仔细捂着鼻子,回过来看他的眼睛里却布满了血丝。

  •     那双通红的眼睛,让羽还真觉得十分不祥。

  •    “你就是羽还真?”风刃的声音很哑,好像很久没有开过口说过话一般。

  •    “是我,你抓我来,是什么事?”

  •     风刃听见他承认,沉默得盯着他看了许久,静默中不安在牢室中扩散。

  •    “天逸,没了。”很久之后,摄政王的嘴里才轻轻出来这四个字,却让他如遭雷击


  •     羽还真很努力去辨认那句话,直到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,才开始摇头,“什么叫做没了?不可能,不会的,我走的时候他明明还好好的呀!”

  •    他还生气勃勃冲我发火,赶我走,还说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我。

  • 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他那只曾被风天逸夸赞过的灵巧的手被塞进刑具中,血水在皮肉被撕扯搅紧间流了出来,而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痛楚,他只觉的心里空的可怕,仿佛陡然被挖出了一个洞,冰凉的冷风不断贯穿进来,让他遍体深寒。

  •     “啊……”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不堪刑罚,叫出了声,只有风刃明白,手上的痛于他


  •      根本不算什么,心都找不回来,又哪里会管身上痛不痛?

  •       

  •     “他才刚满二十,他才刚刚过完二十岁的生辰。因为你们做的好事,南羽都战事吃紧,我甚至都没能为他好好庆贺一下最后一个生日。”

  •      “你说,你该死么?“

  •      “若不是你,他怎么会落到白庭君手里,最后衰弱而死?”

  •      风刃说出的话字字诛心,声音暗哑而哀伤,仿佛所有的气力都随着风天逸的死而消失。

  •     



  •     羽还真到现在还能清晰记得第一次见他时的场景,他说仰慕他的高贵这不假。虽然同在星辰阁,他却从来只敢远远看着他经过。

  •     明明一样的水蓝色眼睛,只有他的才格外明亮,里面仿佛盛满了揉碎的光 ,只有他看你一眼,才有光明,若是他不曾注意到你,便是寒冬。

  •     羽还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,拼了命才得以进入菁英会,他说仰慕他的高贵,不是假的。

  •     羽还真的胆小懦弱在这个瞬间仿佛都消失了,他抬头仔细盯着风天逸的脸看,脸上没有一丝怯懦。

  •     风天逸觉得,真有点儿意思,这个人你说他胆小吧,居然敢就这么直直盯着他看半天,你要说他胆大吧,可他平常的行事作风实在够不上这两个字。

  •     他心里觉得有意思,脸上就这么笑了出来。

  •     这个笑容,羽还真在心里珍藏了一生,到死都清晰记得。

  •     那天,风刚好吹起他额角的发,阳光从上方直直照射下来,两人中间仿佛隔了一层淡金色的屏障,一瞬间柔和了风天逸脸上的凌厉,蓝色的双眸中好似隐隐流了一层金色的粼粼水光,眼睛只盯着他一人看,唇角慢慢上扬,一笑中仿佛收尽了这一城的春色。。

  •     那个笑,你只要见过,就不会不想拥有,你若是得不到,就不会不疯魔。


  •     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,一心只想用小心思去讨风天逸的欢心,一次次让他失望,最终放弃了自己。

  •     因爱生恨,求而不得。

  •     他无法忍受风天逸的漠视,转而与白庭君合作,他要他后悔,要他低头,但从没想过这会要了他的命!

  •     



  • 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不杀了我泄恨?”羽还真一心求死,谁也不会受得了亲手害死所爱之人的痛苦。

  •     

  •      “我不会杀了你,我要你平平安安直到老死,一生都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活下去。


  • ”风刃比他更明白这点,他起身缓缓步出刑室。


评论(19)

热度(1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