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/宇文玥、萧平旌X星掌门】倾世妖花BY糖小婉 试阅

南羽都论坛:

在舔奶中顽强生存的双哈。








琴弦挑断的声音,格外突兀,院中花草有灵,似乎知道了他的不善,无风自动起来,似都是怕的。


它们见过宇文玥在张星若这里得不到回应时的可怕模样,奈何根茎都扎在地里,无处可逃,只眼睁睁看着他欺辱人。


张星若对他的到来不置可否,亦不给半分目光,他坐在石凳上,专心致志拿剪子剪小纸人,满堂的稀世珍宝都像是空气,他用最冷漠无情的方式来对待宇文玥的心意。


宇文玥潇洒温润,抚琴作画,才华武学无一不精湛,他想要一个人的时候,根本不需要耗费多少心神,一个笑容,三两句温言,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?


有的,便是他倾尽全力也有人不屑一顾。


他隔着断了弦的琴,抓住张星若的手腕,迫他停下动作。


“做什么?”张星若被打扰了,十分不悦,皱着眉挣脱,宇文玥五指贴在他冰凉的皮肤上,掌心里都是滑腻的触感,他一点点收紧,想从张星若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痛苦。


张星若确实觉得痛,可他没法反抗。


宇文玥让国师濮阳缨在院外四角都设了符阵,生生将他镇压在此,脚腕的锁链上朱砂混着萧平旌的血密密麻麻落满密咒,他若是敢反抗,萧平旌必得受到反噬。


张星若神魂之中的罗刹花是天生的凶灵,他若是想,不是不能离开,可他如今日复一日被符文锁住,没人比他更清楚,一点一滴流逝的是他的灵源,可是怎么办呢,他不能让萧平旌受伤。


萧平旌,我想你平平安安的。


宇文玥将他的心思看透了,他离不开也没法用力挣扎,这本就是他想要的,自初见,他便想着这样做了。


建一座精巧的院落,有二层高的亭台,石阶两旁是郁郁葱葱,脚下争奇斗艳,架子上是稀世奇物,其中住着最珍贵的人。


如今他都做到了,却依然有把不甘的火在心头越烧越烈。


明明什么都顺着他的意了,为什么还是难受。


“看着我,我叫你看着我!”宇文玥将桌上的东西一把都挥落,小纸人被点了灵的就一点点跑进花草丛中躲着,尚无灵识的都飘散在琴弦周围。


宇文玥将张星若按到在台上,将他衣领拉扯开来,露出整个肩头,那上面还有他上次掐下的痕迹,一道一道,弯月似的,红的惹眼。


宇文玥只以为是张星若体质异于常人,皮肤娇嫩,一星半点的痕迹都能留这么久。


风声低吟,月华落在他们身上,似流水银霜,张星若仰面躺着,目光沉静,面对劣势毫无自觉,只微微蹙了眉,因为被打扰了。


宇文玥有万千愤怒想要勃发,可待他看清张星若的模样,却又觉得可怜。


他们,谁都是可怜的。


“说,这个,是谁给你带上的?”宇文玥眼睛看着从屋子里一路拖到石台边的银链子,眼睛里是望不到头的怜悯。


张星若有些奇怪,萧平旌亲手替他带上脚环,宇文玥明明在场,干什么还要再问一遍?


“是萧平旌。”


“为什么呢?”


“他会来找我的。”张星若不知道,实际上那天的事情很混乱,邪祟,生气,外头突然嘈杂喧嚣,冰凉的脚环套上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反抗,萧平旌可怕的脸色隐藏在黑暗里。


“不会了,他将你交给我,是要我除掉你。”宇文玥目如寒星,自上而下直直望进他眼里,“对于萧平旌而言,你只是凶性之妖,你不分善恶,不通人性。”


张星若的眼睛里波澜层叠,虹光闪烁,如他所愿般有了波动,他不懂宇文玥为什么要这样说。


萧平旌在被血腥味弥漫的房间里,表情是不好看,但是他没有说这种话,他在那道门破开之前将他带了出去,外边寒风彻骨,他们跃出很高的围墙,落到外边。


萧平旌在极力克制着什么,神色变幻,无一例外都很难看,便如张星若都察觉到了,他自醒来到现在,头一次觉得害怕,他无措的看着萧平旌,“不是……不是我……萧平旌……”他试图解释什么,可又觉得无力的很,他懵懂而茫然的看着萧平旌在他面前蹲下,往他脚腕上扣了一只银环。


“这是什么?我不舒服。”他踢动了一下腿,觉得身子里空得厉害。


萧平旌脸都掩藏在黑暗中,他静默了很久,才说“你先到宇文府住一段时间。”


“我不去。”张星若头一次觉得萧平旌离得很远,他手上沾满鲜血,伸出去还想拉萧平旌的手,却被他躲了过去。


“张星若……”萧平旌的声音疲倦而沧桑,喉咙里似乎还带着血。


“我为什么要去别人家?”张星若的注意力都被转移,没再为自己分辨,他几次想要去碰萧平旌,都被他侧身躲过,“怎么了?”


“先跟宇文玥回去,躲好。”萧平旌神色空茫,少年的锐气仿佛一瞬间被磨平,他转身往侯府走去,“走吧。”


张星若怔怔看着他的背影,不肯离去。


那,花灯会的时候你还会带我去看吗?


听说,会放烟火……


很大,很漂亮……


萧平旌听不到,因为张星若问不出口,他意识到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。


从树上落下金黄色的桂花,阻隔了二人交汇的目光,张星若青丝如瀑,从石台垂到凳子上,一小朵一小朵的金色桂花星星点点缀在上面,风一吹,零零落落顺着发尾落在断琴之上,飘到纸人身旁。


他从萧平旌贴在唇上的口里得到一缕生息,那口气息随着秋夜沉入他身体里,被唤醒的是七情六欲。


他的手腕被紧紧掐着,五道指痕像是胭脂一般缠在腕上,被扯开领子的肩膀上,光洁如玉,肩头消窄圆润,宇文玥双眼如冷霜般一分一分看过去,心里却烫得厉害。


张星若不知道一个男人这样看着他是代表什么。


他不知道不要紧,宇文玥会告诉他。




全文链接老地方~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楚怀之糖小婉的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糖小婉的碗南羽都论坛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