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/舔奶CP/搂腰CP】我不收保护费了 BY糖小婉 试阅

南羽都论坛:

人物:张若若(小辫子学长),宋歌,黎簇,鹿飞飞




“鸭梨,快,绕道走!”苏万眼看前面的人影,拉着黎簇想躲过去。
黎簇有点不耐烦,被他拉着拖了几步,挣开手臂,“又干嘛?”
“张若若过来了,又来欺负我们!”苏万不心疼钱,就是害怕张若若。
前面的人双手插在口袋里,穿着洗的泛白的球鞋,叼着棒棒糖,一头小脏鞭,脸颊上一道长长的疤,苏万每每看见他就先看到那道伤疤,继而就是开始害怕,都不想和对视。
张若若的校服其实已经是几年前的样式了,和他们有些细微的差别。他冷着脸,走到他们面前,拦住了人,“哟,躲我呢?”张若若歪着头,露出个不高兴的表情来,凶横的推了黎簇一把,“最近哥哥手头紧,知道怎么做了吧?!”
黎簇学习虽然不怎么样,却不是混混,他一时无言,拉过苏万挡在前面,“我今天身上没钱。”
苏万都不敢看张若若,主要是他一抬眼就会被那道伤疤给吓到,壮着胆子,“张若若,你、你再这样,我告诉老师了啊!”
张若若才不把这种乖仔放在眼里,他将糖球嚼碎了咽下去,把白色的棒子吐了出来,一把揪住苏万的衣服,往上提了提,“厉害了你,去啊,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?”
“我、我……”苏万开始结巴。
“敢告诉老师,以后这条道上,我见一次打你一次,怕了吧!”张若若照着他眼睛挥了挥拳头。
这是上下学的必经之路,苏万想到以后每天都有可能被敲诈勒索,几乎是立刻就怂了,他吓得双手抱头,差点就要哭,“别别,有话好好说,黎簇……”。
老好人胆小鬼开始求助了,黎簇其实还好,只是不想被校园门口的小混混牵扯,他无奈的从苏万口袋里抽了几张毛爷爷,拉过张若若还揪住苏万衣领的手,将钱放在他手心里。
“可以了吧,我们可以走了吧。”
张若若也没数,塞口袋里,一挥手,“过吧。”他双手插口袋里,摇摇摆摆着走远了。
苏万自己感觉死里逃生,也不怨黎簇翻他衣兜,手拍拍自己胸口,“终于走了。”
黎簇往前走,反正苏万自己会追上来。
“黎簇,你都不害怕吗?”
“还好吧。”
“你没看见张若若脸上那道疤吗?可长了,可吓人了,绝对是个不好惹的。”
不好惹?
黎簇顿了下脚步,手指捏在一起搓了搓,好像在揉张若若的手腕一样,回想了一遍触感,只觉得,张若若的皮肤和他的脸可不怎么匹配,挺细腻。
他在夜色里回头,看见张若若小小的身影,总觉得哪里违和。
“他是我们学校的?看校服……应该是前几届的吧,怎么总在学校里晃荡?”
苏万不知道黎簇怎么突然感兴趣,“我听说,他家里边也没其他人,不知道什么情况,就一直穿着以前的校服混进来,欺负欺负人,收点保护费。”
黎簇也让他欺负过几回,不过,有钱给钱,没钱拉空兜给他看了也能走,倒从来没挨过揍。
“你被他揍过?”黎簇心不在焉,手指上都是刚刚摸到的那一小片皮肤的温度,有点凉,灯下面,一截手腕白的晃眼。
只不是是个塞钱的动作,他居然注意到这么细节的地方。
苏万仔细想了想,“我这么聪明,怎么可能傻到要钱不要命,当然是掏钱保命要紧咯。”
“那你刚刚那么贞洁,我以为你这次要誓死不从了。”
苏万有点不好意思,“沈琼生日,我准备给她买个贵一点的礼物,当然想多存一点。”
黎簇甩了甩头,“算了,走吧。”最好别被混混盯上,他知道的。

白天的时候,一般见不到张若若,只有到了放学,张若若才会到这条路上晃荡,靠在灯火昏暗的巷子口,随机堵几个从这里路过的人,凶巴巴收了保护费,才放人。
黎簇把体育器材一样一样搬进去,天气有些闷热,就他一个人,要十几趟才能搬完。没办法,体育老师不喜欢他,没事就整整他。
好像要下雨了,天有点暗,黎簇扯开衣服拉链,努力一把,最后一趟,把垫子都搬了进去,实在累得不行,一把坐了下去喘口气。
张若若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,他校服规规矩矩拉好,依然是双手插在口袋里,叼着棒棒糖。
“你……”
“黎簇。”黎簇看见他来,就站起来,准备走。
“哦,黎簇,等会,看见哥,也不打招呼?”张若若似乎又想干点什么坏事的样子,反手关了门,依在那里,“懂规矩吗?”
外面乌云沉甸甸压下来,器材室的灯早就坏了,张若若一关门,黎簇就开始感到不安。
“没钱,让开。”他极力镇定,不想在人前发疯。
他有幽闭恐惧症。
张若若叼着棒棒糖,一愣,没想到黎簇不把他放眼里,他觉得没面子了,于是走过去,大力把黎簇往后推了一把,“挺横啊,敢跟我叫板?”
黎簇眼前五颜六色的世界开始只剩下黑白,耳朵里只剩下自己的心跳。
出不去了,门被关死了,对,他开不了了,他要死在这里面了。
他发着抖,蹲坐在垫子上。
这时候,张若若还没发现他有问题,只以为是自己吓到了人,还有点得意“害怕了?老实点,把钱拿出来,没现金,转账也行,快点。”
黑的,都是黑的……黎簇抖得更加厉害,大睁着眼不敢闭上,眼泪从里面一行行涌出来,瞳孔焦距涣散。
黎簇大张着嘴努力呼吸,可他还是觉得氧气在渐渐消失,他肺部生疼,呼吸不上,小臂上青筋暴现。
“别装了,不就点钱么,演给谁看?别想糊弄我。”张若若很不高兴,还在欺负他。
“让我……出去。”黎簇嗓子陡然间哑了,像干涸龟裂的土块,烈日灼烧下一条条伤口一样崩裂开来。
张若若脑子一根筋,他根本不觉得有什么特别,反而因为黎簇的害怕还很高兴,他挠了挠脸上的疤,踢了黎簇一下,“把钱拿出来,今天哥哥生日,心情好,不会拿光你的。”
张若若想给自己买一块蛋糕,不是一整个。反正,买多了,也吃不掉,家里冰箱早就坏了,他不想一个人看着蛋糕烂掉。
黎簇脑子里越来越黑,眼睛里也毫无光彩,眨眼睛就出了一身冷汗,僵硬着动不了,“啊……啊……”他试图说话,可是舌头好像被冻住了,卷不起来,说不出话。
到这一刻,张若若才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,黎簇的反应变得有点吓人。
他不正常。
张若若本来弯下腰想要去掏他口袋的手停住了,他慢慢起身,往后退了两步,咽了下口水,“你……今、今天我心情好,就、就放过你。”
黎簇心里的恐惧和绝望占据了他全部的大脑,器材室好像一个会缩小的盒子,四面的墙仿佛不断向他挤压过来,最终会把他骨头扎碎,四肢扭曲变形。
他视网膜上什么都无法成行,一切都像是拉长的鬼影,做出各种他害怕的形状,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闭上双眼,他只能瞪大眼睛,看着黑暗压迫过来。
无法喘息。
张若若有点犹豫,他不知道是转身就跑的好,还是找黎簇的同学来帮忙。黎簇好像喘不过气来,是不是有哮喘?
张若若在原地跺脚,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外面突然打了一声闷雷,闪电几乎破窗而过,巨大的炸裂声吸引了黎簇的注意力,他一直散乱的视线开始有了一瞬间的聚焦。
从四面压迫过来的墙停住了,他得到了片刻的喘息,雪亮的电光稍纵即逝,张若若似乎被吓到了,嘴唇微微发抖。
嘴唇。那道光避开了张若若脸上可怖的疤,只照亮了他小巧的下巴。
黎簇的眼睛里,唯一的色彩就是张若若唇上的红。
张若若的嘴唇,红润饱满,会令人有强烈的亲吻欲,他死死盯着看,抓住那唯一的色彩不放,喉头滚动,发出嘶哑的呵气声。
张若若立刻发现了黎簇的转变,黑暗中他看着自己的视线充满了让人不舒服的压迫感。
“今天、今天就放你一马!”张若若放下狠话,转身就跑,甚至不顾外面倾盆大雨。
黎簇在他转身的瞬间就扑了上去,手一把拽住张若若的脚腕,往后拖。张若若只觉的脚腕被什么牢牢扣住了一样,奔跑的动作一滞随即被带翻在地,狠狠摔了下去。
“放开,放手!”张若若往后踹了两下黎簇,拼命想往前爬,但是黎簇抓得很紧,脚腕上很疼,很快他就被黎簇拖到了垫子上,豆大的汗水溅到他脖子上。
黎簇似乎发现了什么新的事情,空洞的眼神开始变得痴狂,他把张若若按在身下,看着他如同脱水的鱼一样挣扎。
张若若的恐惧,代替了他。
张若若的绝望,拯救了他。
他在张若若的视线里,看见自己的影子,周围幽闭的空间慢慢失去意义,他眼里只张若若微微张开的双唇,耳朵里只有他的叫喊声。
黎簇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。
不再是他一个人被关在逼仄的空间,墙上的鬼影也慢慢褪去,他对出去的焦躁和渴望被转移了,他焦躁于张若若的不顺从,他渴望着张若若的身体。
张若若没料到发疯的黎簇手劲这么大,他一边叫喊一边努力想抬腿踢他。




全文链接请点我~

评论(1)

热度(24)

  1. 糖小婉的碗南羽都论坛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