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独家/林秦/完结]秦明是不是O林涛心里还没点数么?BY糖小婉(试阅)

不可描述部分请查看南羽都~

南羽都论坛:

设定ABO,林A秦B(可描述部分试阅)




“喂~宝宝啊,我刚刚审坏蛋呢!”林涛接了电话,立刻低声下气开始哄人。




“你瞧林队这脸变的,差别咋就这么大呢!”小黑嬉皮笑脸躲过迎面摔来的文件夹溜溜跑了。




林涛甩手把身边听八卦的都赶开,自己一个人往二楼边走边继续哄,“陪!肯定陪啊!我这案子快结束了,一放假我就陪你吃饭逛街看电影,怎么样!”




秦明走上两层台阶居高临下回头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林涛鼻子前,一脸你的声音打扰到我工作了,就在楼梯间待着吧的表情,林涛唯命是从止步不前,果然不再动了。




“嚯,令行禁止啊涛涛。”




“什么?又发情期了吗?哎呀不行啊宝宝,咱们都还没领证呢,我咋能干出标记你这种事啊!婚前标记那都是渣才干得出来的啊!”林涛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一脸虚弱,“啊?小声点?”他抬眼看了看面前目瞪口呆的大宝笑道,“放心,没人!只有我。”




李大宝二话不说抡起文件袋给了他两下,口型十分用力:我不是人吗?!




林涛一边闪一边夹着手机,“宝宝你放心吧,我给你订了德国进口的抑制剂,保证你安全度过这次发情期!”




“喂……喂?宝宝?”林涛将手机从耳朵上拿下来一看屏幕,得,又被挂了。




林涛只好把手机揣兜里丧着脸往楼上走,被李大宝一把拽住“林涛同志,你真把法医科当家了吗?回自己地盘儿蹲着去!”




“别啊宝哥,都是自己人!蹲哪不是蹲啊!”




“少来。”李大宝啧了声松开手又问“你可以啊,你们家宝宝都这么邀请你了,这都忍得住?你还是不是龙番最优A了你?”




“婚前标记是不负责任的行为,我作为人民好公仆,肯定要以身作则啊!”




“行行行,”李大宝手往他脸前一挡,“后面我们有工作了,你就真别跟上来了,多半也是要被老秦那个伪O赶下来的。”


林涛闻言,忽然把李大宝往门后一扯,脸色都不对了,“李大宝,你怎么知道的!?”




“我?”我知道啥呀我?李大宝是完懵的。




“就知道你鼻子好使,早晚瞒不住的。”林涛神秘兮兮又满是担忧,小声说“来你过来,我只告诉你,其实秦明是个装B的O!”




林涛你是对伪OMEGA这个词产生了什么误解么?




李大宝觉得懵已经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,她历经千难万险才回出一句“我只同意他是装逼,但不同意他是个装B的O。”




“是真的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就帮我好好看着点,过几天可能要到他的发情期了,”林涛从口袋里拿出瓶子,“这是抑制剂,你也拿一份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


李大宝是拒绝的,她意识到林涛这不是在开玩笑,他真的把秦明当成一个要强的努力装B的O了!




“等会,发情期??”




“嘘,小点声!这种事你怎么好喊出来?”




李大宝不敢置信看着林涛,心里想:我在其他文里有句MMP不知在这篇文中当讲不当讲。




是谁刚刚那么大声说自己宝宝要到发情期了的?为什么秦明到了就不能说了,得藏着?!




“宝哥,秦明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那么要强的,怎么能被别人发现他到了发情期?”




李大宝就快被他绕进去了,好半天才找回智商“林涛,你相信我,老秦真的只是个B而已!如果他是O,我早就闻出来了!”




“你怎么闻不到?不是……挺香吗?”说道香,林涛显然有点不自在的羞涩。




“那老秦是什么味儿?”李大宝只剩嘴角还在抽搐。




“一种……”林涛陷入回忆,脸上带出莫名的笑意,“无名的香味。”




“你继续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完成幻想吧。”




李大宝甩手就要走,被林涛硬拽下来,“抑制剂拿着,记住万一有什么不对劲就喊我啊!”








“林涛说你是个装B的O,”李大宝一进办公室就把抑制剂扔秦明面前,“还说这是给你准备的抑制剂。”




秦明的眼睛随着那个小瓶转了一下,用两根手指拎起来放到眼前,“这是德国进口的抑制剂。”




“老秦,那你——”李大宝眼神从上到下好好看了一遍,如果不是秦明眼神不善她已经要凑上去使劲闻了。




“让林涛去看医生,精神科。”秦明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太阳穴,摇了摇头,“可能还有救。”












这件事发生过后没几天,突然接到报案,距离不远处的池子餐厅里面有O突然性发情,这个O的信息素及其凶猛,路过的A几乎控制不住本能了要,如果不是老板娘当机立断锁了门后果简直堪设想。




“让老秦去?”李大宝推了推眼睛,回头看秦明反应。




“这,林队还没回来,再说了,我们那全是A啊,据说这个O特厉害,我们一下子也不敢进去啊。”小黑脸都皱在一起了。




现在抑制剂日新月异更新换代,效果卓著,基本不会出现这种突发性无法控制的发情状况了,只有个别信息素特异的人才会不受控,所以楼下一窝蜂的A那都不敢进去试,只好上楼来求助性冷淡的秦科长。




秦明点点头,摸了摸口袋里德国进口的抑制剂,“走吧。”




但是他真的高估了自己作为一个没有吃午饭的B的实力。




下午餐厅里几乎没人,池子给那个O使用了普通的抑制剂却没见有什么效果,眼看外面A越聚越多才立刻关门报警,这时候看见秦明来了才终于松口气,从后门把他带了进去,自己留在了外面。




没办法,实在是再这么下去,她自己的发情期都要被诱发了。




里面光线昏暗,有人趴在地上剧烈喘息,腿间已经湿了。




秦明没有犹豫,一边拿出抑制剂一边将西装解开脱下来想罩在那人身上,谁知他自己走得急,被翻到的椅子绊了一跤,整个人摔了下去,抑制剂滚出老远。




秦明被摔得眼前一黑,待那阵晕眩过去,立刻想爬起来再行动,后腰却突然被人一把扣住了,带着汗水的发热的手掌贴上了他裸露出来的皮肤,有人从后面按住了他。




再次说一下,他真的高估了一个没有吃午饭的缺少锻炼的BATE的能力,同时也低估了一个处于剧烈发情状态的黑道三段的OMEGA的身手。




这个人浑身酥麻,皮肤烫得厉害,普通的抑制剂效果甚微,他在地上翻腾痛苦的时候,终于有人靠近他,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冷淡勾人的味道。




想要和人裸裎相对,想要贴上温凉的皮肤来缓解身上的燥热,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。




他费力的喘着气,手将秦明的衬衫从裤子里拉了出来,紧贴着他腰上细腻的皮肤,使劲按揉不肯放开。




秦明的洁癖不允许他被陌生人这样碰触,但是他试了几下都没能成功将人甩下去,只好伸手去够滚远了的抑制剂。




就在那双手往更深处抚摸的时候,一种霸道到近乎恐怖的信息素忽然在他们周身炸开,敏感脆弱的OMEGA接触到这股可怕的信息素后整个虚弱下来,匍匐着缩到一旁发抖。




林涛听见秦明一个人进去帮忙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,进去前抽空狠狠瞪了眼李大宝,果然,他就知道!




一个没看牢就让不知道哪里跑来的野O沾了莫大的便宜!




林涛的委屈、愤怒、以及说不清的心思混合在一起,让周围从没感受过他的压力的人退避三舍。




原来林队的信息素爆发起来这么可怕?!虽大家同样是A,但是A比A气死A啊!




小黑裹紧衣服混在一堆A里直往后退。




好不容易林队来了,他是一个不会受OMEGA影响的精神力强悍的ALPHA,光是这种违反生理常识的特征就够他们崇拜的了。




只不过……今天的林队有点恐怖。






林涛有时候很恐怖,这种时候就闭上嘴巴听他安排好了——秦明笔记。




秦明伸手去够前面的瓶子,这个姿势在林涛进来的时候仍旧保持着,但是对林涛来说,这个姿势更像是在求救。




他只是一小会不在,秦明就差点要让一个OMEGA沾了便宜!




林涛带着快爆炸的信息素一把脱下了外套,将秦明整个罩住半抱着往外走。




“林……”秦明只说了一个字就闭嘴了,因为林涛的神情实在很恐怖,他莫名心虚,但是这股心虚又实在没缘由。




林涛把人带到外边,深呼吸几下,才终于缓和了信息素,转过头对着秦明凶“你怎么回事,怎麼能一个人进去?龙番警局没人了么?”




龙番警局剩下的人都在悄悄转移,但是林队的死亡视线一瞬间扫了过来,大家不约而同僵在原地。




“你自己身体是个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吗?万一被诱发了发情期怎么办?”




秦明慢慢转过脸,用大家都用过的表情——宛如一个智障的眼神看着他,“林涛,你还没去医院看看你的脑子吗?”




林涛一抖,脸上皮肤开始发烫,“对、对不起,我不该这么大声的。”




这是重点吗?




背景板们已经不知道该不该提醒林涛了,你进去是要救那个O出来,而不是抱着一个B跑出来……的。






“到底是什么让你以为我是个OMEGA?今天这只是个意外,那个OMEGA练过,有点本事而已。”秦明身上还裹着林涛的衣服,鼻尖隐约能感受到他不同寻常的信息素,但是他真的只是个B,不然这种情况下早就该瘫在他怀里了。




瘫软在林涛怀里……有点……不好意思的感觉。




“好的,我懂的,你是个BETA嘛,我懂的。”林涛用那种你放心我不会戳穿你的表情安慰秦明。




但是接下来就有个问题很尴尬了。




林涛自己近距离接触这个特殊OMEGA以后,进入了某种不可描述的状态,他脸上的皮肤越来越烫,却还坚持着送秦明回到他家。




秦明第二天早上十分后悔放他进门,但是第二天之后的每一天都无比庆幸那天放了他进来。






林涛死皮赖脸混进他家后,就靠在沙发上,身体微微发颤,过了一会,终于忍不住问“秦明,我的情况好像不太对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209)